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学院 > 行业资讯实体店出现关店潮,电商冲击只是次要原因

实体店出现关店潮,电商冲击只是次要原因

发布时间:2017-07-17 分类:行业资讯

一方面是整体消费力不足,一方面是各项成本增加,还要面临激烈的价格竞争,实体店好像确实有点难。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全年,在百货、购物中心以及大型超市业态中,46家公司共关闭了185家门店,百货与购物中心业态关闭56家门店,大型超市业态关闭129家门店。

以超市行业为例,沃尔玛关闭13家门店,华润万家关闭12家门店,永辉关闭11家门店,百佳超市关闭8家门店,家乐福关闭5家门店,卜蜂莲花关闭4家门店,在行业中久负盛名的伊藤洋华堂与大润发也开始关店。

实际关店数还远远不止这些,关店统计数据有两个显著特点:首先,关店潮波及全行业;其次,全国一、二线城市关店占比超八成。

以上的数据还仅仅是针对知名品牌和大型超市,那些小超市小便利店关门打样的就更多了。

再看看餐饮业。在2016年全国餐饮收入超过3.5亿元,同比增长11.2%的同时,餐饮业的月倒闭率却高达10%,北上广深更是半年倒闭16万家餐厅。

2016年12月1日,成立于1938年,周恩来、陈毅指定宴客餐厅广州大同酒家关门歇业。

2016年11月,中国餐饮百强企业,成立于1988年的高端餐饮净雅大酒店北京最后一家门店关闭。

2016年9月22日,中国米其林一星餐厅泰安阁停业整顿,成了米其林史上最短命的一星餐厅。

2016年8月28日,香港翠华餐厅杭州银泰城店关门,翠华餐厅撤出杭州市场。

2016年2月29日,上海年代秀饭堂,在吸收一帮充值卡金额后,老板卷款跑路,留下一帮讨薪员工,昔日年代秀饭堂情怀已不再。

2016年初,南京几家粤鸿和一夜之间全部关门,而在此之前还生意爆棚,餐厅包厢还天天爆满,消费者手上的储值卡成了僵尸卡。

2015年的最后一个月,在山西叱咤风云28年唐都大酒店一夜崩塌,离职员工400多人,欠薪180万。

2015年12月,厚味香辣馆由于扩张速度过快,导致资金链断裂,老板拖欠供应商货款,门店房租、各项物业费以及失联留下近400名员工讨债无门。

2015年10月,长沙最大众筹餐厅印象湘江世纪城店由于经营不善负债100多万宣布停业清算。

2015年中下旬,银川宁丰餐饮倒闭,号称宁夏餐饮界“黄埔军校”的宁丰最终败在创始人好赌这点上。

2015年7月19日,湘鄂情关闭了北京最后一家门店。上市企业湘鄂情于挣扎中痛苦转型多达5次,作为餐饮上市企业转型竟然不从自身熟悉的行业下手,尽跟风陌生的热门行业,导致餐厅生意也寡淡,三年关店26家。

2015年5月27日,韩国最大的咖啡连锁企业咖啡陪你Coffee Bene中国区域北京总部关门,公司高管离职,拖欠总部160多名员工近1000万工资无果。紧接着是兵败如山倒,全国各地的Coffee Bene从2015年一直到2016年平均每个星期都有店铺关门,幸存者寥寥无几。

从2015年5月开始,短短两个月内,上海、南京、无锡等地代官山门店便相继关门,顾客预付卡退还无门,供应商千万账款成空头支票。

2015年4月17日,长沙市首家娃娃鱼餐厅在经营一年多之后倒闭,老板王国兴号称“张家界娃娃鱼之父”,在损失了七八百万之后潸然离场。动辄6000块一条娃娃鱼,现如今能够承担这种高端消费的人少之又少,由于生意过于清淡不得不关门大吉。

2015年3月8日,经营多年的长沙金百汇国际海鲜自助餐厅关门停业,店铺选址有误、同市竞争激烈、原材料上涨成为压死骆驼身上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3月6日,广州云香酒楼,守旧只靠老客户做生意,在股权分配上分歧最终死掉,有着111岁高龄的广州百年老字号退出市场。

以上记录的倒闭餐厅多是知名餐厅,还有那些本土不知名的小餐厅或者4、5家连锁店倒闭的未计入在内,也无法计入。

再看看品牌服装。一些上市服装品牌的财报数据显示,关闭实体门店已经是一种潮流。仅仅2016 年上半年,361°运动门店总数减少355间;童装品牌La Chapelle Kids门店共计减少52家;千百度自营店及第三方零售店共减少32间;特步零售店减少近200家;达芙妮净关闭450个核心品牌销售点;都市丽人总门店净减少238家。至于那些独立的小服务装店,开开关关的频率已经让人麻木了。

关店的理由很多,最主要的还是不赚钱了。实体门店为什么越来越不好赚钱,简单分析大致有以下原因。

一、消费信心不足。

居民消费率是一个衡量的指标,我国在2015年的居民消费率首次达到了50%,但居民的消费信心仍然不足。大家不管有钱没钱,都不敢乱花钱。买房买车的贷款要还,子女教育的钱要准备,还要考虑父母的养老,甚至还要担心自己失业了怎么办。

说白了,就是有钱也不敢花,更不要说没钱的了。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在南京这样的城市,第一年每个月到手的钱差不多3000元左右,过得紧吧点每个月能存个八百一千的,绝大多数都是月光族。

那些好不容易付了首付开始供房的,每个月的房贷会把日子一下子过成刚毕业那会的境况。

就算事业小有成就的,不是考虑第二套房,就是一头扎进了股市。没到了财务自由那一步,对钱的问题还是没有什么安全感。

二、网上购物冲击。

电子商务给实体店带来的冲击有目共睹。如今电子商务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正全方位的冲击的实际门店。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85,823亿元,同比增长10.0%,增速比上年全年回落0.4%;全国网上零售额14,045亿元,同比增长32.1%,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6%,较2016年的12.6%同比提高3.4%。

价格优势。说到网上的价格优势,正能量的说法是渠道扁平化、去中间环节、管理效率优化带来了成本优势等等。负能量的说法是假货泛滥、以次充好、逃税走私之类。

信息引导。如果你知道要买什么,你可以只要一分钟就完成下单支付;如果你不知道要买什么,你也能不知不觉找到想买的东西。甚至如今的大数据分析,让购物网站比你自己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你可能不经意间就看到一个和自己当前需求无比贴切的广告,点击进去就产生了一次莫名其妙但又自然而然的消费。

便捷快速。你周末早晨躺在床上在京东超市买袋米,下午京东的快递员就能给你送到家。

服务周到。

三、租金上涨压力。

实体门店的各种成本不断增加。房租涨价是必然,无论是路边门面房,还是商业综合体,房租的涨幅基本是跟着房价走的,那种看你生意好了就要涨房租的房东也比比皆是。

从数据来看,这几年一二线城市的商铺租金是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的。以南京为例,2014年、2015年、2016年的商铺每月每平方平均租金为457.2元、439.9元、427.4元。但是对比另外一个数据,这三年的新增供应量分别是261,293平方米、291,000平方米和1,329,621平方米。(数据来源:高力国际)多数市场的租金被新兴区域新项目内低于平均的租值所拉低。然而,按项目分析,核心区域内由业主自持并具备专业资产管理的物业通常能够实现租金增长。

四、用人成本提高。

如今店员和服务员越来越不好找。南京的餐馆服务员,一般底薪在3000-5000元,还要包吃住,办社保。有些技能的如足疗技师,都是6000元起步。就这样的待遇,还是不是要被做快递的朋友勾搭走。招工难,同时带来了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还太不好管,收银员、服务员态度不好,甚至和顾客吵架的事情也不鲜见。有个在美食一条街开餐馆的老板在收到顾客投诉服务员时,只能自己道歉打折,不说不能开了,还要照顾服务员情绪。因为一旦说重了,可能他扭头就去隔壁店里应聘了。

竞争激烈,成本高,服务又跟不上,实体店的日子自然每况愈下,不难才怪。

五、税费实际增加。

这几天虽然国家一直在减税减负,但很多实体门店的实际税费反而是增加了。很多商家都在税收问题上打着擦边球,默认不开发票,动不动就“发票用完了”、“发票还没领”,各种假发票也屡禁不止。营改增之后税收监管加强了,三证合一也让原来很多根本没办过税务登记证的不得不开始纳税。

此外,员工的维权意识增强,加上招工难,很多商家不得不给员工办理社保,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一方面是整体消费力不足,一方面是各项成本增加,还要面临激烈的价格竞争,实体店好像确实有点难。